无资质停产仍付预付款8亿多 博雅生物谜一般的关联交易遭问询

  原标题:无资质停产仍付预付款8亿多 博雅生物谜一般的关联交易遭问询 

  今年,对于博雅生物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雅生物”,300294.SZ)来说,可谓是问题不断的一年,年初的并购案被否、年报被问询,如今再遭问询关联交易。

  这不是博雅生物第一次遭问询,上一次因为并购案被问询,这一次则主要针对关联交易。在关联公司没有生产资质的前提下,依然签定采购合同。在没有供货情况下,依然如期打款,博雅生物如此操作不得不令市场生疑。

  “三年未收到一滴血,却陆续支付8亿元货款,这种‘损己利人’之事,明显是违背小股东利益,让大股东受益。这是不是公司法人股东和高管全力减持的理由? 是不是在掏空上市公司?”这是来自深交所的问询。

  针对公司的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联系博雅生物相关人士,得到部分回答。

  3年预付8亿元

  2017年4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组织对博雅广东进行药品GMP飞行检查,发现其人血白蛋白铝离子高于《中国药典》的标准,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相关规定,而后被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药品GMP证书》(CN20130057),暂停生产。

  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博雅生物仍然向博雅广东采购8.25亿元的原料血浆。根据其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内容获知,2017 年-2019 年,公司分别向关联方博雅广东支付预付款项1.15 亿元、2.02 亿元和5亿元,截至2019年底,累计支付预付款8.18亿元,占公司预付款总额的98.15%,实际采购金额为0元。

  为何博雅生物会给关联方预付8亿多的预付款?并且还是在关联方没有生产资质停产的状态下,还和对方签订采购合同,并且还在连续两年没有供货的情况下给的,这究竟是出于何种考虑?

  博雅生物相关人士对《投资者网》说,血液制品行业的特殊性,国家管理部门对原料血浆的采集、生产及调配均实行严格的监控管理,采购或调拨为特殊事项,需国家相关部门的专项审批。

  “鉴于原料血浆的稀缺性,为实现公司的快速发展,充分利用博雅(广东)的浆站资源,公司向博雅(广东)采购原料血浆。详细可参阅公司披露的《董事会关于2019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等相关公告。”

  博雅广东是一家以血液制品为主营业务的生物制药企业,由博雅生物的第一大股东高特佳集团与其共同成立的,且与博雅生物存在同业竞争关系。从业务结构上来看,高特佳的合资收购模式与关联交易形态符合实控人作为公司实际经营决策者的姿态,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又屡次否认自己为博雅生物实控人。

  2017年10月,高佳特出具了一份承诺函,承诺将以博雅生物作为血液制品业务唯一整合平台,在符合监管政策的条件下,由博雅生物或其控制的下属公司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收购博雅广东的股权,从2017年4月1日起在3年内解决两家公司同业竞争的问题。

  而在今年3月9日,高特佳以“经营时间较短,近三年均处于亏损状态,目前由博雅生物整合博雅广东的条件尚不成熟”为由,将解决同业竞争事项延期至2021年12月31日前。

  博雅生物的第一大股东高特佳集团为何频繁出演“左右手互倒”的资本运作套路,公司的管理制度何在?

  就此,博雅生物称:“博雅生物控股股东为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高特佳集团直接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表决权37.43%。”公司具有完善的内部控制制度,公司发生的关联交易均合法合规,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尽管博雅生物表示一切都是合规合法,但针对公司这一现象,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没有生产资质就签合同,没有供货就打款的行为并不正常,或是为了掩盖“财务资助”的事实。

  关联交易肥了谁?

  在博雅生物关联交易被关注的同时,公司的股东和高管们也都在频繁减持。

  博雅生物7月1日公告,5月12日至7月1日期间,第一大股东高特佳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懿康投资合计减持322万股,减持比例1.7%,减持后,其持股比例变为32.1%。而在今年2月7至3月2日期间,懿康投资还累计减持462.5万股,减持比例1.09%。

  此外,公司的总经理梁小明在6月减持了18.6万股,占总股本的0.04%。而在今年5月,其董事长廖昕晰及其控制的企业嘉颐投资、大正初元披露减持计划,拟合计减持不超过548万股,占总股本的1.29%。原董事会秘书范一沁计划减持不超过30.3万股,目前已经减持29.59万股,占总股本的0.07%。6月30日范一沁向董事会递交辞呈,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

  近一年,博雅生物共发布23次减持类公告,公司的股东、高管们纷纷如此频繁减持,这是在为自己的离场做准备吗?公司如何保障其他投资者的利益?

  “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公司股份系其自身资金需求,减持符合证券法规要求。”博雅生物相关人士表示。

  话虽如此,可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几年,得益于血制品量价齐升的黄金时代,博雅生物也是走出了长牛,股价大涨。自今年年初以来,截至8月7日期间,公司的股价从149.01元涨至249.08元,涨幅高达67.59%。由此,不由得惹人生疑,关联交易到底肥了谁?结论似乎不言而喻。

  还有就是,博雅生物2019年的营业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18%;归母净利润4.09亿元,同比下滑7.8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15亿元,较去年的3490.27万元下降428.09%。造成公司2019年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有哪些?现金流下滑如此“诡异”的原因又是为何?另外,今年上半年公司的业绩情况又是如何的?

  博雅生物对《投资者网》称:“2019年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而计提累计折旧2116.71万元,导致公司其他业务方面的净利润下降至-3436.17万元,较2018年下降3,579.80万元。从而导致公司2019年度净利润较2018年度下降8.86%。现金流下滑主要是因为公司的预付款项增加所致。”

  此外,博雅生物一季报显示,高毅资产冯柳在一季度买入了该标的,并成为其第四大流通股东,持有1100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54%。

  有相关行业的投资机构认为:“今年血制品行业步入新的发展阶段,企业盈利能力有望进一步提升。从估值水平来看,相比于医疗生物其他细分赛道,血制品相关标的目前的估值仍具备上涨空间,投资机会值得关注。”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ealthpromarketin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