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了: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卸任后将入职百事可乐

  原标题:定了!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卸任后将入职百事可乐

  世贸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还有11天就要卸任了。下一站,他要去哪儿呢?

  此前,阿泽维多曾在宣布提前离任的消息时卖了个关子,表示肯定不会回巴西。当地时间19日,百事可乐公司发声明称,从9月1日开始,阿泽维多将加入百事可乐,担任执行副总裁兼首席企业事务官。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阿泽维多表示,他将负责百事可乐公司的公共政策、政府事务和沟通工作。“这家企业致力于重大变革,我坚信我可以帮助加快这些变革产生。”他说。

  阿泽维多定于8月31日离任,他已经在7月23日的WTO总理事会上进行了告别演讲。“早在2013年9月,我就说过,WTO处在十字路口上,现在WTO仍然处在十字路口,这种情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这不足为奇,因为本组织太重要了,以至于很难轻轻松松地过日子。”当时他这样说道。

  加入百事可乐

  “我们非常高兴地欢迎罗伯托(阿泽维多),他带来了应对复杂社会、政治和法规环境的政治技能和技术知识,这些知识和技巧将影响着像百事可乐这样的跨国公司。”百事可乐公司董事会主席拉瓜尔塔(Ramon Laguarta)发声明称,在瞬息万变的世界中,阿泽维多的“地缘政治见解对于我们的讨论和决策具有珍贵意义”。

  据悉,此次阿泽维多任职的“首席企业事务官”一职,是百事可乐公司的一个新设岗位。近年来,地缘政治风云动荡,跨国企业也多设置类似职位,招募前政客或官员担任。比如, 摩根大通本周表示,英国前财政大臣贾维德(Sajid Javid)将加入该行的欧洲咨询委员会。

  阿泽维多同拉瓜尔塔相识多年,还曾经同住在日内瓦的一个街区里。阿泽维多表示高度认同目前百事可乐在环境、社会和公司管理方面设立的目标。百事可乐公司近期提出,到2025年要将饮料包装中的塑料含量减少35%。

  “我昨天还在同拉瓜尔塔通电话,他说这些目标不是花架子,而是真的要实现的。”阿泽维多说,“如果我们承诺了目标,我们需要恪守承诺,我一直都是一个恪守承诺的人。”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百事可乐集团因人们在封锁期间更爱吃零食而受益。该公司在7月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二季度百事可乐的食品销售额实现增长,具体而言,百事可乐旗下桂格食品北美公司(Quaker Foods North America)的有机营收增长23%,与此同时,菲多利北美(Frito-Lay North America)业务的有机销售增长了6%。在北美市场以外,亚太地区(除中国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中国市场的有机销售则增长了15%。

  阿泽维多临别赠言:不讨论数字贸易是不行的

  当下,WTO深陷多重危机之中,阿泽维多以希望下一任总干事能够有更多时间来筹备第12届WTO部长级会议为由,提前一年辞职。

  众位WTO专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的WTO需要一个更加强有力的领导者,不仅仅具有谈判技巧,更需要具有政治博弈能力。

  在近两年里,阿泽维多领导下的WTO上诉机构停摆,谈判迟迟无法向前推进。目前,WTO的谈判、仲裁和审议贸易报告三大功能仅剩最后一个仍在正常运转。

  在7月24日的告别演讲中,阿泽维多清醒地指出了目前WTO存在的诸多问题,为他的继任者“提个醒”。比如,他表示,进入21世纪之后,全球进入了深刻的数字革命,而在WTO却根本没有关于数字贸易的真正讨论,这简直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WTO的未来将是如何呢?阿泽维多警示:“不要以为不管你做什么,WTO都能拥有未来。”他表示,为了确保WTO的未来,各方必须认识到,更新该系统是至关重要的。“有些人可能仍然认为,影响WTO的压力是局部的,因此是暂时的。我想向你们保证,这些压力不是暂时的。”阿泽维多表示,贸易和WTO的压力来自全球经济的根本性结构变化,技术的变化、突破性的商业模式以及经济实力平衡的变化,都从根本上改变了国家和公司之间互动的方式,更不用说日常生活了。

  “那些1994年生效的诸多规则仍然非常有用。实际上,这些规则是在全球贸易和经济关系中保持一定程度秩序和可预测性的最后堡垒。”他说道,“失去这些规则,我们就会失去和平与繁荣的基本支柱。然而,如果WTO不发展,我们就可能会失去它们。”

  目前,参加WTO新总干事竞选的共有8位候选人,按照WTO总理事会的规定,从9月7日开始,WTO将就新总干事遴选展开三轮磋商,逐步缩小候选人范围,并最终通过协商一致的原则确定新总干事人选。

  其中,呼声最高的两位人选是两位来自非洲的女性,分别是肯尼亚贸易部前部长阿明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ed)和尼日利亚经济学家、尼日利亚财政部前部长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Ngozi Okonjo-Iweala)。

  在近期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奥孔乔-伊韦阿拉表示,WTO需要一个不同的总干事,一个会使用软实力的领导人。在她看来,WTO总干事虽然没有直接权力,但可以利用其影响力和软实力主动出击来带动这个组织。“WTO需要一个有新视角的改革者,一个不惧怕做出必要决定的人,而不需要的则是一切都照旧。”她说。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ealthpromarketin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